推广 热搜: 公布  可查  开始  2015考研复试  成考招生简章    自考报名  工程类  考试动态  安全工程师 

保险业增长对经济增长有哪些用途:一个文献综述

   日期:2021-07-21     来源:www.gddx1688.com    作者:未知    浏览:197    评论:0    
核心提示:1、引言保险业增长与经济增长的相互用途是一项要紧的研究课题。

1、 引言

保险业增长与经济增长的相互用途是一项要紧的研究课题。已有研究主要围绕保险业增长与经济增长孰因孰果的问题来展开的。所以此类研究文献大致可以分为两大类。第一大类文献致力于探讨一国的经济增长是否促进了该国的保险需要,从而引起保险业的增长。学术界对“经济增长是影响保险需要的主要原因”这一点已经达成协议。第二大类文献主要探讨了保险业增长是不是促进经济增长的问题(Outreville,1990;Webb et al.,2002;Arena,2006;Ward & Zurbruegg,2000;Kugler & Ofoghi,2005;Adams et al.,2005)。正如世界贸易与进步组织在1964年的首次会议上指出:“一国的保险与再保险市场的进步是其经济增长的至关要紧的一部分”一样,几乎所有些教科书和文献中都一定了保险业增长对经济增长的促进用途。然而,实证研究的结果却并不是验证了以上说法。有的研究(Webb et al.,2002;Marco Arena,2006;周海珍,2008;任燕燕、徐晓艳,2008;黄斌,2008;赵尚梅、李勇、庞玉锋,2009;庞楷,2009;吴洪、赵桂芹,2010)的实证结果显示,保险业增长可以促进经济增长。另外一些研究(Adams et al.,2005);饶晓辉、钟正生,2005;胡宏兵,2007)的实证结果却显示保险增长对经济增长没影响。还有一些研究没得到明确的结论。总之,这第二大类研究到今天未获得一致的结论,即对于保险业的增长到底能否促进一国的经济增长还没定论。

本文主要评述第二大类文献,此类研究其结果的不同性表明保险业增长对经济增长有哪些用途问题其实相当复杂,在以往研究中所发现的总体关系背后非常可能还隐藏着迄今尚未被发现的问题。因此,本研究通过系统梳理已有研究成就,把对这一问题的考虑推进到一个更深层次和更高的水平。

2、 保险业对经济增长有哪些用途途径

保险业的增长能否促进经济增长?这是保险理论界一直以来争论的议题。根据对这一议题的研究视角的不同,可以把已有研究归为两类:

1. 从保险业对经济增长具备直接用途的视角进行的研究。所架构的保险业增长模型主要有线性模型和非线性模型。

在运用线性模型的文献中,大多数学者以实质GDP(或者人均GDP)作为被讲解变量,以保费收入、保险深度或保险密度作为讲解变量来打造了一元线性模型或多元线性模型,考察了保险业增长对经济增长有哪些用途。Ward & Zurbruegg(2000)用VAR―误差修正法对9个领先的OECD国家逐国进行了检验,发现其中5个国家(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意大利和日本)的经济增长与保险市场活动存在长期关系。Adams et al.,(2005)实证检验了瑞典银行、保险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动态的历史关系,对1830年~1998年的时间序列数据,用了协整检验和格兰杰因果检验法。Kugler & Ofoghi(2005)用Johansen协整检验办法估计了英国1966年~2003年间的保险市场规模和经济增长之间的长期关系和格兰杰因果关系。Marco Arena(2006)就保险市场活动对经济增长的因果效应提供了一个系统的评估。他对56个国家在1976年~2004年间的数据,用了合适于面板数据的估计办法,即GMM模型办法。任燕燕和徐晓艳(2008)借助中国各个省市的人均GDP的对数序列对保险密度的对数序列进行回归,通过保险密度对数的回归系数的估计值量化保险业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

对于线性模型而言,其隐含的假设为保费收入与GDP之间存在成比率变化关系,这种假设与现实并不相符。在理论研究的推进下,近年来的研究渐渐开始质疑保险业增长与经济增长之间存在线性关系的假设首要条件,试图从非线性角度重新审视保险与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事实上,在很多有代表性的理论文献中,保险业增长与经济增长之间并不是只呈现单一线性关系。比如,Beenstock,Dickinson & Khajuria(1988)通过对1970年~1981年间12个国家的截面数据进行剖析,验证了人均财产与责任保险保费与人均GDP呈非线性关系这一假说。Webb et al.,(2002)在修正的Solow-Swan新古典经济增长模型框架下,考察了银行、寿险和非寿险活动对经济增长的因果关系。周海珍(2008)打造了考察保险增长对经济增长用途的内生经济增长模型,剖析了保险通过提升储蓄向资本的转换效率而推进经济愈加有效增长有哪些用途。赵尚梅、李勇、庞玉锋(2009)运用总生产函数和两部门模型,揭示了保险业进步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微观机制。吴洪、赵桂芹(2010)借助动态面板广义矩估计办法,实证考察了保险增长与经济增长之间的非线性关系。

2. 从保险业对经济增长具备间接用途的视角进行的研究。有关研究中,考虑保险业对经济增长具备间接用途的文献并不多见。周海珍(2008)觉得保险通过提升储蓄向资金投入转化的效率来促进经济增长,并分别从企业和个人的角度剖析了这一用途。一方面,保险使企业在进行资金投入决策时消除后顾之忧,将留利尽量转化为资金投入资金,提升了企业自己的储蓄向资金投入转化的效率。另一方面,个人可以选择因安全和小心考虑而持有些货币中的一部分来购买保险,以消除将来的不确定性,从而使得一部分储蓄从银行转移到保险公司,保险公司通过多样化的资金投入途径,提升储蓄向资金投入的实际转化的比例,更有益于促进经济的增长。Lemond(1994)觉得,保险资金投入对宏观经济的促进用途表目前两个方面,一方面提升储蓄向资金投入转化的规模,另一方面是提升储蓄向资金投入转化的效率,进而促进金融深化,最后对经济增长做出贡献。Peter Haiss & Kjell Sümegi(2006)从以下几个方面详细剖析了保险业增长影响经济增长的途径:转移风险(承保其他经济主体的风险从而使得他们的收入流愈加稳定,抑制波动和增强经济活动),替代储蓄(扩大资金投入范围,从而能够帮助经济增长),资金投入(如提升资金投入总量和深化资本市场),规范的影响范围(如银行保险)和可能的传染源与对经济的影响。Skipper(1997)全方位概要了保险业对经济增长有哪些用途途径:推进商业贸易进步,管理和转移风险,增强财务的稳定性,促进储蓄向资金投入转化,减轻社会本钱,优化资本配置等等。Harold(1998)剖析了保险业在提升金融体系的稳定性,部分替代政府的社会保障职能,促进贸易与商业的进步,提升储蓄的流动性,更有效地管理风险,减少或对冲经济损失,提升资本的配置效率等途径来促进经济增长的原理。赵尚梅等(2009)觉得保险通过促进要点投入量的增加和促进要点在生产率的提升中有哪些用途而影响经济增长。并对促进要点在生产率的提升中有哪些用途的剖析从两个角度进行了剖析:(1)保险业通过促进技术进步在生产率提升方面对经济增长做出贡献;(2)保险业通过促进资源再配置和规模节省在生产率提升方面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她们在文中概要出保险业进步对经济增长的影响途径主要有两个:(1) 保险业对实质部门的溢出效应;(2)保险业的生产力的提升。

3、 根本问题:保险业进步程度的衡量指标的确定

迄今为止,国际上对一国保险业增长水平的科学衡量指标还没一个统一的规范,甚至可以说,对这一指标的研究仍处于匮乏状况。有关保险业增长对经济增长用途的文献中,研究者们对衡量保险业增长的指标选取并不同,用的衡量办法主要有保费收入法、保险密度法和保险深度法。郑伟、刘永东和邓一婷(2010)对这三种办法的优势和弊端进行了概要。保费收入法反映了各国(区域)保险市场的总体规模,但它未考虑人均水平,未能真实地反映各国保险市场进步的实质水平。保险密度法在保费收入法的基础上增加了对人口原因的剖析,考虑了人均水平,可以比较真实地反映各国保险市场进步的实质水平,但它只不过单纯地考虑保险业增长,而未同时考虑经济进步,未考虑“保险与经济的关系”。保险深度法在保险密度法的基础上,进一步增加了对经济原因的考虑,但它尽管考虑了“保险与经济的关系”,却仍未能考虑“不同经济进步阶段具备不同保险深度”这一要紧现象。

应该说早期研究保险增长对经济增长有哪些用途的文献中,大多数学者(饶晓辉、钟正生,2005;赵尚梅、李勇、庞玉锋,2009;胡宏兵,2007;Kugler & Ofoghi,2005;Marco Ar-ena,2006;Ward & Zurbruegg,2000)用保费收入衡量了保险活动。而较最近的研究中,学者们开始考虑用保险深度或保险密度来衡量保险业的增长状况。如吴洪、赵桂芹(2010);庞楷(2009);Webb, Ian, Martin F. Grace & Har-old D. Skipper(2002)用保险深度衡量了保险活动。任燕燕、徐晓艳(2008)和黄斌(2008)用保险密度衡量了保险业的增长状况。在衡量保险业增长指标的选取上,学者们没说明其选取保费收入、保险深度或保险密度的原因。只有黄斌(2008)通过绘制保险深度的对数与人均GDP的对数和保险密度的对数与人均GDP的对数的散点图,得出选择保险密度的对数作为自变量来讲解经济增长更为适合的结论。

通过对现有文献的分类与比较,大家发现,饶晓辉和钟正生(2005);胡宏兵(2007)用保费收入衡量中国保险业增长状况, 他们都得到了保险业增长对经济增长没促进用途的结果。而使用保险深度和保险密度来衡量保险业增长的文献,其结果都证明保险业的增长对经济增长具备显著影响。如任燕燕和徐晓艳(2008)用保险密度衡量保险业增长状况,得到的结论是:保险业进步对经济增长有哪些用途是存在的,预期伴随保险业的不断壮大进步这种用途会不断增大。黄 斌(2008)用保险密度衡量保险业的增长状况,其实证检验的结果是:代表保险功能的保险密度变量对经济增长这一因变量具备显著影响。吴洪和赵桂芹(2010);庞楷(2009);Webb, Ian, Martin F. Grace & H-arold D. Skipper(2002)用保险深度衡量保险活动后,都得到了保险业的增长对经济增长具备促进用途的结论。

对保险业增长水平的衡量指标一直以来并没引起保险理论界的关注,直到郑伟和刘永东(2007)开创性地提出了一种保险业国际比较的新办法――“基准深度比”法。该办法的核心指标是“基准深度比”,它反映一国保险业的相对增长水平。大家觉得,大多数的有关研究对保险业增长的衡量指标并没给予足够的看重。保险业作为一国金融体系和社会保障体系的要紧组成部分,其增长不会无限超越经济增长,所以讨论保险业的增长时需要基于一国的实质经济进步水平之上。大多数研究容易以保费收入作为衡量指标,还有少数研究用保险密度和保险深度作为衡量指标。本文觉得,基准深度比这一指标综合地考虑了人口原因、经济原因和不一样的经济进步阶段具备不同保险深度等多原因,是进行保险业国际比较的较为适当的衡量指标。但作为一个平均意义上的经验性指标,基准深度比好像仍然没办法有效地解决,对于具备特殊文化与规范背景的单个经济体而言何为最佳的保险进步这个问题(黄斌,2008)。

4、 将来研究方向

与金融研究范围的蓬勃进步相比,保险进步与经济增长之间相互关系的研究看上去很薄弱。导致这一结果的一个重要缘由是圄于保险数据的可得性,另外一个缘由就是保险业相对于银行业和证券业而言还处于弱势地位。伴随保险部门在金融范围中所占份额的增加,上述状况正在发生积极的变化,保险―增长之间关系的重要程度也变得愈加突出。大家不能不产生如此的疑问:保险市场的进步会不会刺激经济增长?近十几年来,围绕这一问题展开的研究也渐渐丰富起来。但,绝大多数已有研究都停留在实证剖析层面,且到今天未得到一致的结论。因此,在以后的研究中研究者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多考虑一下:

1. 有必要对传统保险进步观进行审视。传统的保险进步观总是都是从总量上考察一国保险市场的进步程度,或用保费收入,或用保险密度,或用保险深度量衡量之。这种衡量的直接结果是,在某些状况下,可能会出现“有增长而无进步”,或“无进步的增长”,具体表现为:(1)保险公司保费增长了,但事实上保险商品和与之有关的保险服务水平低劣,误导保险消费者,无理由或不合理拒赔,或者保险商品本身虽有肯定水平,但缺少保险市场需要,困难为保险顾客所同意,从而没办法达成其价值;(2)保险在某些方面的增长,从围观、局部、短期来看,似有肯定、甚至是相当大的经济收益,但从宏观、全方位、长期来看,却可能带来恶劣社会观感,甚至致使违法行为;(3)保费收入增长虽快,但保险市场结构并无改进;(4)总体保费收入虽然增长非常快,但城乡保险市场、地区保险市场进步程度悬殊,很多保费和保险公司收益流往国外等等(黄斌,2008)。

只有在重新审视传统保险进步观的基础上,才会认识到,其实保险业的总量和结构都会干扰到一国经济的增长乃至进步。

2. 找到保险业增长用途于经济增长的渠道和机制。既然无论是通过线性办法还是非线性办法都没办法给出保险业增长和经济增长总量意义上的显著关系,而理论上保险业增长对于经济增长影响的存在性又无可争议,那样在以后的研究中,大家可以从保险业增长用途于经济增长的渠道和机制入手,对两者的关联性进行愈加深入和细致的剖析。因此,关于保险业增长影响经济增长的机制问题值得研究者们继续探讨。

3. 找到可以更好地衡量保险市场进步水平的指标变量。怎么样科学衡量一国保险业的增长状况,怎么样把规范原因内化到指标当中,是保险理论工作者需要考虑的问题。应该说,绝大多数理论研究和实证研究都从总量上对一国的保险业的增长进行考察,并没考虑该国保险业的结构原因。这就大概对政府有关政策的拟定或保险企业的进步策略导致误导。

总之,为了不让研究结论的片面性致使大家低估保险进步对经济增长的正面用途,研究者们还需要在这一方向上继续努力。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